圖片來源:warp magazine japan http://www.warpweb.jp


抵達松山機場後我搭上 Kevin 和 Massa 的車,車子一路穿越了市區,在蜿蜒的小道上用勉強及格的駕駛技術朝山的另一面前進,在輪胎咿咿歪歪的啜泣聲下我們沿著海岸奔馳一路南下。從舊金山出發經由日本抵達台灣後已經過了24小時,我無法停止運作的腦在此時已經完全崩壞了,空氣中交雜的中文在我聽起來就像是動畫片中配音一樣。不知何時我睡著了,被叫醒的時候的太陽正散發著溫柔的光芒。我們抵達了在台灣東南部的一間小民宿,民宿沒有招牌也沒有其他的客人,在不到三坪的房間內有兩套寢具,我們三個人就這樣靠在一起入眠。

被咖啡的香味喚醒,聽見了衝浪人慣例的招呼『浪不錯噢』,從加州移居到台灣的 Josh 向我們說道。聽說他對民宿的老闆娘一見鍾情,後來成了台灣女婿。是個說的一口道地中文、金髮、 白皮膚的有型 surfer,也是我們這次衝浪之旅的嚮導。東河是有著圓卵石的河口海岸,在潮汐好的時候有機會衝到管浪。金樽有幾個浪點,左邊的海岸的地形可以抵擋風勢,浪況穩定。從消波塊到河口的中間浪點受到離岸流的影響,一旦抓到好浪可以衝很長一段。遇上海流大的時候,在漁港裡的小海灘有著適合長板的緩緩的長長的浪。還有 Josh 特別帶我們去的秘密海灘,遼闊的海岸有好幾個浪點。因為只有一台相機追浪所以一次只能拍到一個浪點,但就肉眼所見,至少有7-10個break。簡直就像加州的聖塔芭芭拉的牧場(只有住民還有牧場關係者才能進入的浪點)一樣。沿著水流往山裡走遇上了野生的猴群,所以我自己命名這個地方是 Monkey Pupu(猴子的糞咕嚕咕嚕地從山上滾到海邊推疊成了小沙丘)。

在地的浪人很熱情地歡迎外地的訪客,並且分享好浪。問起那裡有好吃的餐廳,他們總是親自把我們帶到店裡,最後乾脆和我們一起用餐。用機車幫我們運器材,快遞好喝的咖啡,我被這種真誠的親切的態度深深感動。

與大自然共存未經過過度開發的這塊土地,街上隨處可見懶洋洋地躺著的流浪狗,衝浪正在快速發展中。這塊土地絕對是我將再次造訪的目的地。我期待乘上成功(台東地名)那完美的一道浪…..


相關文章:

Taiwan Stray Dog 衝浪旅行 ~ 拍片記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