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各地有許多 backyard shapers,但什麼是 backyard shapers 呢? 他們是會在自家後院削板的削板師,而 Thomas Bexon 就是其一。 起初,在家中的車庫削板,大學時,在 Hayden Factory(和Hayden Cox沒有關連)找到一份工作,這是一家六零年代初期興起的澳洲長板工廠,輟學後,他全心投入於削板,並和他的好朋友兼包板師(glasser)Jake Bowery 一起成立 Thomas Surfboards。雖然削板無法賺很多錢,但他認為能將對衝浪的熱愛傳遞給用他板子的人,是一件開心的事!目前 Thomas 有幫 Harrison Roach、Zye Norris 削板,以及和 Deus Ex Machina 、The Critical Slide Society 合作。從在車庫裡削板,至今日能將板子銷售於世界各地,Thomas 這一路走來,並不簡單,我們甚至能在臺灣看到幾張他的板子呢!謝謝 Thomas 抽空接受我們的專訪。English


你是誰?目前在哪裡?

我叫 Thomas Bexon,剛從法國回到我的家鄉 Noosa。

當初為什麼會對衝浪有興趣?

12.13歲時,我叔叔就帶著我接觸衝浪,他當時住在黃金海岸,而我則住在距離一兩小時車程的內陸,但我們常去拜訪他,所以他會帶我去海邊玩。

你什麼時候確定自己一生都想衝浪?

我一開始衝浪,馬上就著迷了。

當初怎麼會對削板有興趣?還記得你削的第一張板子嗎?

我從六零年代中期就開始衝復古板,那時並沒有人在澳洲做那種板子,我也還只是小孩,沒有錢買板子,所以就開始自己削板。
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
你剛開始削板時,有人教你嗎?還是一切靠自己摸索?

一開始是在我母親的車庫裡自己摸索如何削板,輟學後,我在衝浪板工廠找到一份工作,那時候才學到一些正確削板的技巧。

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長年削板,會對健康有害,你會想要削板削一輩子嗎?

我想我會一直削下去,雖然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把它當作一輩子的工作,但只要我還能衝浪,我一定會繼續削自己的板子。

你削的板都不是一般的標準三舵短板,而是傳統長板、蛋板、魚板等,你為什麼喜歡削這類型的板子呢?

這些板子一直都是我會衝的板子,所以削這些類型的板子是很正常的事,如果削那種連我都不會衝的板子,那才奇怪。

哪些 surfers 和削板師對你有所影響?

所有優秀的人都對我有影響,不只有削板,而是所有和衝浪有關的的人。我一直很欣賞那些能讓衝浪看起來是件簡單、毫不費力,並在不同的浪況衝對的板子的人。

你曾經上過大學,什麼時候有「我要以削板為職業」的想法?及這個想法什麼時候成真?

大概是我大學讀到一半的時候,發現讀書不適合我,下課後便開始在衝浪板工廠工作,後來有些人想要我削給自己衝的板子,所以我覺得這似乎是個不錯的機會。
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
請向大家介紹 Thomas Surfboards 及你是如何認識包板師 Jake Bowery?在創業的過程中,曾經歷過哪些高低起伏?

我是透過共同朋友認識 Jake Bowery,他那時從英國搬到 Noosa,在 Classic Malibu 工作。Noosa是個小鎮,所有在衝浪板工廠工作的人都認識彼此。創業的好處是可以自己當老闆,而且浪好的時候可以去衝浪,這就是我們做這一行的原因,而不是為了錢,不過我們的工作量很大,必須花很多時間回 emails、電話等。

除了你自己的公司以外,你還和 The Critical Slide Society 合作,請向大家介紹這間公司,及你們如何開始合作?

TCSS 贊助我衣服還有其他東西,我覺得很棒。當初是透過一位在那邊工作的業務朋友認識他們,從那之後,就變成他們的贊助選手。

你有幫 Deus Ex Machina 削板,請問你們怎麼開始合作並幫他們的選手(如:Harrison Roach、Zye Norris、Matt Cuddihy)削板?

其實我是透過The Critical Slide Society認識Deus Ex Machina的人,我在Harry、Matt 、Zye變成Deus的選手前,就和他們很熟了,因為他們都在 Noosa,所以我們會一起衝浪、聚會。

你和Hayden Surfboards 的 Hayden Cox 有什麼關係?

昆士蘭的 Hayden 和 Hayden Cox 或 Hayden Shapes 並沒有關係。昆士蘭的 Hayden 在六零年代就成立,當時它算是澳洲最好的長板製造工廠,我花好幾年在 Maroochydore 的工廠削板,並一直和那邊的人保持聯絡。六零年代時,Bob McTavish 也在 Hayden 削板,他建議我幫 Hayden削幾張板,於是我和裡面的人談,也順利談成了合作。

你會手工削板也會用機器削板,我和一些削板師聊過,他們都只選其一,為何你會選擇兩者?

大約一年以前,我都是用手工削板,之後開始有一兩個板型是用機器削。我現在正在學繪圖軟體,這樣就不用畫在稿紙上,因為我想要非常準確的製造出好的板型。我從來沒有說過手工削板比較好,也不反對機器削板,因為那是個能夠製造出一模一樣板子的工具。我手工削了超過五千張板,而且我會繼續削到我沒辦法削為止,但如果能用機器精準地做出我覺得很棒的板型,且又不會傷身,還有更多時間可以衝浪,為何不呢?

Photo by : Ryan Tatar http://www.ryantatar.com
Photo by : Ryan Tatar
http://www.ryantatar.com
Photo by : Ryan Tatar http://www.ryantatar.com
Photo by : Ryan Tatar
http://www.ryantatar.com

你和 Jake 包出來的板很漂亮,誰對你有藝術方面的影響?

我們的靈感主要源自於對新事物保有好奇心,而嘗試新事物對於整個製作板子的過程也很具有啟發性。

你接很多客製化訂單,請問客人及削板師間關係的重要性為何?為什麼該買一張客製化的板子?

我們幾乎都是以做客製化的板子為主,我覺得有一張為自己量身打造的板子很棒。我們有很多板型,客人可以利用這些板型,稍作調整,做一張適合自己的板子。
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
你有聽過臺灣的衝浪嗎?

我有稍微聽過,也看過一些照片,浪看起來不錯,希望未來有機會到臺灣衝浪。

請告訴大家你一天的生活。

喝咖啡,和家人相處,去店裡,然後回 emails、電話、還有一些日常工作,有浪的時候,就盡可能抽空去衝浪。
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
你有哪些衝浪板?最常衝哪一張?

恩…我有太多板子了,而且我都衝不一樣的板子。目前常衝10呎’ ’new faithful’’,我剛削給自己一張6’8 2+1蛋板,我覺得這張板一定會變成新的板型,因為它是一張比較偏向花式短板的蛋板。

你未來有何計畫?

很難說,希望是大家會喜歡的東西。

有什麼話想對正在讀這篇專訪的讀者說?

謝謝你們願意花時間閱讀這篇專訪,更高興有臺灣人想知道一位在 Noosa 削傳統長板的削板師之事。
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Photo by : Nathan Oldfield

請問你會如何形容 “Old Faithful”?及這張板適合什麼浪況?為什麼你認為衝長板時應該用單舵?

“Old Faithful”是一款比較傳統的長板,很重,有弧形的板底,板緣漸漸收扁,適合長浪。它很適合在浪口(pocket)和比較陡的浪做noseriding。

衝長板時用單舵比較好,如果你想要做花式,選擇短一點的板子比較適合,不要衝長板。

相關連結:thomassurfboard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