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訪談 – Kim Woozy (上)

衝浪、滑板、滑雪皆是極限運動,這些運動以往由男性主宰,但時代已改變,越來越多女生加入,而 Kim Woozy 致力於記錄這些女生。

Kim 是一位臺裔美籍的女生,從小接受西方教育,喜歡滑雪,很早便開始在極限運動產業工作,現在則自己創立 Mahfia.TV,介紹世界各地頂尖的衝浪、滑板、滑雪女生。在專訪中,她談到自己的成長過程,對亞洲女生極限運動的看法,並給想嘗試這些運動的女生一些建議。謝謝 Kim 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,要繼續讓大家認識更多極限運動的女選手哦! English

Photo by Miko Chase
Photo by Miko Chase

你是誰?目前在哪裡?

我叫 Kim Woozy,現在在加州柏克萊。

起初,你先對哪一個運動有興趣,滑板、衝浪,還是滑雪?

我13歲時,先迷上滑雪,高中開始玩滑板,大學時期第一次衝浪。

身為一位ABT(臺裔美籍),請和我們分享在以白人文化為主流的美國長大的過程。小時候以誰為榜樣呢?

我小時候並沒有察覺種族的不同,我住的城鎮大部份都是白人,但是有一大群移民人口,Bay Area 大概是世界上種族最多元的地區之一。我父母剛到美國時,他們很努力工作,適應文化,他們有在臺北和加州上大學,所以英文不錯,我媽大學時期在臺北當DJ,聽美國電台長大,她最喜歡的樂團是披頭四,而我爸最喜歡的歌手是 Stevie Nicks,我們在家講中文(我的母語),但我們所做的事和其他家庭一樣,烤肉、露營、滑雪、慶祝感恩節及聖誕節等,我弟和我都曾在青年小聯盟打棒球,我很早就很愛上運動,父母也很支持,他們曾一度要我在彈鋼琴和運動間做選擇,我很慶幸他們讓我自己做決定。

長大後,才開始注意到種族認同問題,大家對亞洲女生的印象是,女性化、溫順、安靜、有禮貌,這些特質通常不會用來形容玩運動的人,我很幸運,父母並不是典型的亞洲父母,不會把性別刻板印象加註在我身上,他們很支持我所做的事,我經常是團隊中唯一的亞洲人,而我們家也是在足球聯賽中唯一的亞洲家庭。高中時期,我的好朋友是我的隊友,他們都是白人,我曾嘗試要融入亞洲小孩,但最後決定接受自己的獨特性。九零年代晚期,兩千年初期,有許多不同種族的女運動員出現在大比賽中,如:奧運、女子世界盃中出現,我很崇拜 Kristi Yamaguchi、Michelle Kwan、美國國家女子足球隊、美國女籃選手等。當時,我有訂閱一本 SG 雜誌,那是一本2000年出刊,專門報導頂尖女性極限運動員的雜誌,我覺得超酷,那時有很多類似的報章雜誌,我還有訂 Sports Illustrated for Women,接觸這些媒體對我有很大的影響。

許多亞洲父母不會讓小孩玩滑板或其他極限運動,比較希望他們去學小提琴、鋼琴或去補習,你父母支持你玩滑板/滑雪/衝浪嗎?

我的父母都會滑雪,他們和其他亞洲父母不太一樣,還記得第一次和媽媽坐在 Tahoe 的滑雪纜車上時,看到一個男生玩雪板,他以最快的速度衝下坡,我媽對我說「希望你不會做這種事」,但滑雪板比 skiing 酷上一百倍,所以我從此以後就換玩雪板。我父母一直都很支持我做自己喜歡的事,也相信我會盡力而為。玩這些運動時,我不會冒太大的風險,仍可以和其他人一樣享受其中的樂趣,我認為了解極限運動很重要,你不一定要玩很大,學會基本技巧,就能和朋友一起玩,只要你在學習/進步時,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,就會比較安全。

你什麼時候開始在極限運動產業工作?

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讀書時,校園裡有一家租衝浪板/滑雪板還有露營用品的店,我大學四年都在那裡工作,大四當上店經理,之後到 Osiris Shoes 實習,在那邊工作三年,先當平面設計師,最後升為女性品牌行銷經理。

Photo by Nam-Chi Van
Photo by Nam-Chi Van
Vanessa Torres by Kim Woozy
Vanessa Torres by Kim Woozy

你什麼時候創立 MAHFIA.TV?初衷是什麼?

2010年,我和我的大學好朋友 Johnny Varsity 創立 MAHFIA,我們都主修攝影相關的科系,也曾在公司工作過,想自己創業。2010年剛成立時,公司主要在拍攝極限運動的商業影片或其他相關文化的影片,如:音樂、時尚、跳舞、DJ。2012年時,我們在網路上發現有越來越多女生開始玩極限運動(幸虧有社群媒體、智慧型手機、相機等),所以我們決定為這些人創造一個網路平台,並希望女生會來看這些影片,對極限運動文化更了解。目前 MAHFIA 有兩個支線,我們仍持續拍攝影片,另外還成立 MAHFIA.TV,一個給全球女性極限運動的平台,我很高興現在每天都有新的女生滑板/衝浪/滑雪/滑水影片。

對目前的女生極限運動產業有什麼看法?對那些對極限運動有熱忱,也希望做像你一樣工作的女生,有什麼建議?

現在正是女生極限運動產業發展的好時機,參與的人數快速成長,雖然男生玩板的人數仍多於女生,但女生的成長率比男生快很多,所以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目前不只有大公司支持女生,還有一些女生自己創業,這對產業的維持很重要,我們也要支持這些公司,因為他們一定會優先幫助女生,不會因為業績下滑,刪減女生的預算。我給想從事這個產業的女生的建議是,去做吧!我們需要更多有玩板的女生在產業中發聲,不論你要去品牌工作或自己創業,都很棒!即使只是個小企劃也不錯,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它可能帶來的效果。現在很適合創業,不論是製作 t-shirts,拍照,拍影片或經營部落格,都可行!想想你樂見更多什麼事,剛開始可以找自己的朋友當客戶,然後讓公司慢慢成長,畢竟穩定發展是成功的關鍵。

你曾到許多地方拍攝女生極限運動,最喜歡哪裡?為什麼?

我目前很喜歡亞洲,除了臺北之外(臺北是我最愛的亞洲城市),另一個我喜歡的城市是首爾。首爾和東京有許多相似之處,近年來,越來越多人參與板類運動,而那裡也較沒有性別歧視,因為滑板在南韓是很新的運動,和中國類似,任何地方都能玩滑板,警察不太會管。我去年去韓國的時,認識一群滑板女生,她們由街滑老手 Minhee Lee 和 Kyungjin Kwon 帶領,創立臉書社團,在週末一起玩板,也邀請初學者加入他們,我很幸運能加入她們

我非常開心能在滑板剛興起的國家看到這種鼓勵女生玩板的社群,新手和地方社群對整個滑板產業的維持非常重要。另外,日本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地方之一,人們很有禮貌,很適合去觀光,女生運動界也正蓬勃發展,所有頂尖的亞洲極限運動選手都來自日本,那裡有很多滑板場,年輕的女生也有機會玩板。我最喜歡的選手之一是來自 Kobe 的 Kisa Nakamura,她年僅15歲,卻已經在美國參加各大 bowl contests。另外,我住在東京的朋友Yuri Murai有拍兩支超過60位日本女生參與的滑板影片

Chihiro Uchida 和 Miho Kazama 也創立 Sunny Skateboards,在日本支持女生滑板,他們會舉辦營隊和教學,這兩位創辦人也有參與我們拍攝的影片「Killin it Softly」。

你曾到臺灣拍女生玩滑板,對臺灣女生極限運動有什麼看法?及對想從事這些運動的女生有什麼建議?

我認為臺灣人對喜歡運動的女生仍有文化偏見,整體而言,亞洲女生喜歡漂亮、可愛、乖巧、柔弱的形象,這讓年輕的女生和她們的父母不願去接觸滑板/極限運動和其他運動,我覺得若女生對運動有興趣,就該表達自己的想法,年輕人如果沒有熱愛的興趣,那就太可悲了。女生年輕時,被灌輸要找一個老公結婚(畫很濃的妝、整形、拍漂亮的照片上傳到臉書)的觀念,這樣會很難找到快樂,因為你的快樂及自尊取決於別人的看法。時尚可以是有創意、有藝術、且有趣的,如果需要一直擔心自己的外表及別人對你的看法,還要吸引男生的注意,或和其他女生比較,這樣並不會讓你找到真正的快樂。人終究都會變老,何不好好利用青春,去享受玩板的樂趣呢!你一定會愛上,還會交到很棒的朋友,有難忘的經驗,且變成一位更快樂、滿足的人,我保證!!

如果要從臺灣夜市挑一種小吃,並永遠都吃那一樣小吃,會是什麼?

這是個很難的問題,我可以挑兩樣嗎?鹹食的話,我會選生煎包,因為真的超好吃,美國沒有很多可以帶著吃、同時又能當正餐的點心。至於甜食,我一直都很喜歡吃奶油口味的紅豆餅,沒有其他食物比剛出爐的紅豆餅更好吃。

Photo by Nam-Chi Van
Photo by Nam-Chi Van

相關連結:

www.mahfia.tv

Facebook@themahfia

Vimeo@mahfiatv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