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陽光海岸」是我在墨爾本體驗了三個月都市生活後所選擇的下一站,墨爾本是個很棒的城市,它也有個坐電車半小時就可以到達的St. Kilda Beach,但當時對於我來說只要沒辦法衝浪,再怎麼漂亮的海邊其實都一樣,我知道自己一定會搬離去有海浪的地方。於是得知在Noosa有一些背包客也是衝浪客,便打聽與安排了一下工作與住宿的資訊,隻身前往到了傳說中的長板天堂Noosa,下飛機搭乘接駁車的路上,看到眼前的一望無際的海岸線,心中的激動是無法言喻的。

選擇在二月底以前到達是因為從沒看過衝浪比賽的我,看著去年 Joel Tudor 舉辦 Duct Tape Invitational 的影片,實在很難不說服自己一定要親身經歷 Noosa Festival of Surfing ,即使他這次不會前來。

IMG_1060

3月正是每年 Noosa Festival of Surfing 舉辦的時間,帶著單眼相機到了海邊,心想紀錄一下這場衝浪盛事,可惜沒有大家俗稱的大砲鏡頭,即使焦距放到最大還是只能拍到如此遠的照片,那就拍一些場邊的花絮吧!

拍到這張照片時還不知道亂入的這位是 Harry Bryant,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是因為他曾經在很年輕時來台東參加過比賽,後來才知道他也是這地方長大的 surfer,如果你有看過他的衝浪影片應該會覺得很瘋狂。

如果要問說第一次看到他們衝浪最吃驚的是什麼事情,應該就是大家都不用綁腳繩和見識到所謂的Noseriding,還有原來除了 Taylor Jensen 和 Harley Ingleby,原來還有這麼多出色的 Longboarders 存在,而大家衝浪的方式跟我在臺灣所接觸的完全不一樣,照片裡這位是 Mitch Surman,他的衝浪影片也是非常賞心悅目。

Taylor Jensen的衝浪遮陽板。

爸爸跟兩個女兒一起看著在浪上的女surfer。

那天比賽的冠軍 Harrison Roach,當時也不知道他是哪號人物,不過現在卻是我最喜歡的 surfer,他什麼板子都會衝。

雖然比賽漸漸地進入尾聲,但我的澳洲衝浪生活才正要開始呢!

相關連結:

Instagram@throughtonyse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