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專訪 // Manuel Caro – Mandala Surfboard

衝浪是一件好玩的事,衝不同類型、尺寸的板子是讓我持續衝浪的原因,沒有人規定只能衝一種特定風格的板子,所以我想向大家介紹 Manuel Caro 的衝浪板和衝浪板公司 Mandala Surfboards,他的每一張板看起來都很好玩,從 displacement hulls、四舵魚板,到 finless,這些板子很適合像我這種不是職業 surfer、划水也不是很厲害的人玩。如果你讀了這篇專訪後,受到啟發,不妨去試試不同類型的板子吧!我相信衝 Manuel 的板子一定能讓你臉上有大大的笑容。 English

你是誰?目前在哪裡?

我叫 Manuel Caro,目前住在加州的 Leucadia。

你什麼時候開始衝浪?為什麼對衝浪有興趣?

我1983年開始衝浪,當時11歲,我表哥都會衝浪,我也想像他們一樣,所以我會自己搭巴士去 Newport Beach,那時候我覺得浪很大。

你目前住在 Leucadia,那是一個北聖地牙哥的衝浪小鎮,請和大家介紹一下那個地區還有衝浪社群。

Leucadia 是個在加州南部的寧靜社區,這邊禁止海岸開發,所以二十年來都沒有太大的改變,這裡的浪點通常不會有太多人,因為附近沒有讓外人停車的地方。Leucadia 很適合散步、騎腳踏車,如果你很幸運的話,也能衝到不錯的浪。

怎麼會對削板有興趣?請和大家分享你第一次削板的經驗。

2001年,我透過 Thomas Campbell 認識 Rich Pavel,衝過 Thomas 的 “Speed Dialers” 後,就跟他訂製一張四舵魚板,但客製化的板子需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完成,所以我決定自己削一張。我把削好的板拿給 Rich 看,他很驚訝,然後就給我 5’5 的魚板模板,那張模板對我削的板有很大的影響。

我完成的第一張板是簡單的 5’10 Round Pin single fin。學習使用工具是個很大的挑戰,不過我從小就喜歡木工,所以很習慣使用手動工具,那張板子其實沒有削得很平均,但很好玩,我很訝異平板尾的板子的速度那麼快。

Manuel Caro – Shaping room

你什麼時候把削板從興趣變成職業?

幫自己還有朋友削板一年後,在水裡時,大家開始對我的板有興趣,當時我住在加州奧克蘭,在舊金山和聖塔克魯斯衝浪的人都沒看過三舵短板以外的板,我拿著魚板下水還會被取笑,但當地人發現我衝得不錯之後,便沒有再笑我。還記得有一次,幾個人諷刺地對我說 “不錯的跪板哦!” 在我衝到幾道速度很快的浪後,他們上岸就來看我的板子,其中一個人還訂了一張客製化板子!這就是成立 Mandala 的起源。

我看 Jack Coleman x Mollusk Surf Shop 的影片中介紹你的板子 “Proportional Harmonics”,你提到 “Fibonacci Sequence”,請向大家介紹這個數列及如何運用在設計板子上?

The Fibonacci Sequence(斐波那契序列)是一個從0和1開始的數列,把比鄰的數字加上前一個數字,就會得到下一個數字,如:0+1=1, 1+1=2, 1+2=3, 2+3=5, 3+5=8等,當數字越來越大時,兩個數字間的比率會一直是PHI,又稱作“黃金比率”1:1.618…

我喜歡用這個比率去設計舵還有模板的比例,既然 PHI 能用來創造 “黃金螺旋”,那我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設計任何曲線,海浪也是由黃金螺旋所創造出來的,所以何不用相同的原理來設計板子呢?

另外,在影片中你提到 “Functional Volume and Functional Surface area”,可以請你解釋這是什麼意思嗎?

我想表達的是板子的浮力和追浪的能力和你的衝浪經驗有關,我看過很多人試著衝和職業選手一樣的板子,但他們連划水都很吃力。我認為一張好的板子應該要好划水和追浪,畢竟我們不是職業 surfers 或運動員,所以板子最好夠厚、夠寬,才會有速度。

你設計板子的靈感從哪裡來?

我很幸運能受到許多削板大師的影響,我和 Rich Pavel 學削魚板,和 Marc Andreini 學削 displacement hulls,和 Wil Jobson 學有關 fins 的概念,這幾年來,我也受到 Jon Wegener 削的 semi-finless 板影響,他現在住在 Leucadia,我們常一起衝浪。我削板的靈感基本上是來自於周圍朋友所和我分享的傳統削板知識,再加一點自己的想法。

你最著名的板子風格是什麼?

說到 Mandala,大家都會想到圓板頭、各種有燕尾的四舵魚板,那是 Arc-Swallowtail Quad,又稱為 ASQ,划水和追浪都很容易,反應也很靈敏,很多衝短板的人都很訝異這張板衝起來像短板,速度、反應都快。mandalacustomshapes.com/boards/arc-swallowtail-quads/

如果你能擁有一張來自任何削板師的板,會是哪位削板師?哪種板型?

Marc Andreini 是我最喜歡的削板師,我會想要有一張十呎 Vaquero,這種板子有速度又很平順,讓我想起衝浪最單純的美好-glide。

你很喜歡射箭,為什麼?射箭對衝浪有何影響?

我開始射箭的時間點和削板差不多,小時候有射過幾次劍,國中體育課也選修射箭,那時候就覺得很好玩,但直到這幾年,家裡有空間可以練習後,我才又開始射箭。

射箭可以訓練專注力,我練習反曲弓和複合弓,我覺得削板和射箭都很需要專注力,這是種個人的運動,所以要屏除所有讓你分心的事是一種挑戰,不過一旦你進入狀況後,就能如魚得水,變成本能反應,這個訓練對我來說像冥想一樣。

Manuel Caro

你一天的生活是如何?

我起床後會開始煮咖啡,回覆信件,如果浪好,我會在我家前面的海灘衝浪,如果浪不好,我會去削板室,但我比較喜歡在把所有的事做完後,再去衝浪,那像是一種特別的獎賞,衝完浪再回家煮晚餐。

你和 Kassia Meador 及 Dane Peterson 的關係如何?我常看他們衝你削的板子。

很多年前,我在一場展覽認識 Dane,攝影和衝浪是我們共同的興趣,所以我們很快就變成好朋友,像連鎖反應一樣,我透過他認識更多人,他介紹 Kassia 給我,Kassia 又把我介紹給 Kane Skennar,透過他,又認識 Jesse Faen。2010年開始,我們一起記錄測試 ASQ 的過程,這些年來,許多 surfers 給我意見,讓我慢慢把設計改良得更好,這是一個很好的交流方式,讓我有機會在世界各地衝不同的浪,發掘不一樣的板型設計。

Kassia Meador – ASQ
Jesse Faen – ASQ Fish

“Mandala”這個名字怎麼來的?

我當時一個人開車前往舊金山,正在想要如何為板子公司命名,同時聽著 Ravi Shankar 的音樂。我有很多朋友來自印度,所以我從小就聽印度古典樂長大,這種音樂讓我想起古代人類的文化有多麽進步,總之,我當時在聽 Ravi Shankar 的音樂,便想到 “Mandala” 這個名字,那時有個特別的鈴聲在耳邊迴響,很奇妙!我終於想到一個最合適的名字,能用來形容我喜歡的事物:攝影、衝浪、削板、藝術、音樂等。

“Mandala” 是一連串二次元的同心圓,用來描述三次元的想法、概念、信仰等,就像一張建築物的設計藍圖-如果你從不同的方向看,便能發現更多東西。

Mandala

你每天起床的動力是甚麼?

透過削板,帶給人們快樂、享受的經驗,這讓我很開心。

衝浪對你而言有何意義?

衝浪是一個特別的恩典,讓我不沮喪、無聊,維持健康並釋放壓力,我不需要追到浪,只要能下水,我就覺得很好玩。衝浪教我最重要的事就是,盡情享受,並且要善待他人。

目前有哪些板?最常衝哪一張?

我現在的板以適合衝 Leucadia 的小浪為主:

5’6” ASQ – Carbon fiber composite。

5’6” Super Stubbie 2+1 – Carbon fiber composite 

5’10” Dark Crystal – poly 

未來有何計畫?

我想要設計更好的中長度板(7’6” ~8’6”),還有長板,我很享受衝10呎的長版,有個板型 Hunter Seeker,是一張很長的尖尾 displacement hull,小浪的時候衝會很有速度。

最後,有什麼話想對正在讀專訪的讀者說嗎?

好好享受每一刻!

相關連結:

mandalacustomshapes.com

Jesse Faen – ASQ
Jesse Faen – ASQ Fish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